爬墙快
冷圈
偶尔写写文
咕咕咕
最近声圈
偏爱嘎晰和龙晰
主吃胡子兄弟
 

仔细一想我好像每次都在入一个新坑【剧啊、电影啊啥的】之前就已经被塞了里面某对cp的安利,在人脸都没认清楚的情况下就迷之磕起了粮,导致真正入坑的时候别的cp就吃不下了,只吃那对最开始被塞的cp安利Orz

 

【片段文】【嘎晰】【未写完】【待补充】雪盲症

前提:

雪盲症晰,和探险队队员嘎子、大龙,还有医疗人员深

前提:

王晰和队伍分散了。

刚下了场雪崩的山埋没了一切可能的印记,连着之前踩出来的脚印和留作记号的石头都被白雪覆盖,雪崩来临时王晰正巧在一处山洞里歇息,轰隆隆地震天声响仿佛要将这世间万物全部吞没,他缩在山洞里躲过了这场雪崩,侥幸存活的他身边只有几个面包和一瓶水,望着这漫天雪白,王晰迷失了方向。


1.

王晰从包里翻出登山杖,站在山洞口往外看去,试图辨认出方位:

他记得自己当时是从东南方走上来的,路上经过了不少绑着红绸的树枝,只是雪崩一过,所有的树全被冲压倒地,于是这条最大可能获救的路就被牢牢的封死住;随身携带的指南针...

 

又脑了一个

长出猫尾巴的那个梗

1.

被撸爽了的王晰尾巴不自觉地缠绕上阿云嘎的手腕,柔软毛茸茸的触感让阿云嘎分出一丝注意力给到尾巴,尾巴没什么重量,尾尖有缕白色,绕了几个圈松散的缠着,正随着主人的动作不自觉地颤抖。

阿云嘎转回视线,手里松了劲,招来那人带点不满的瞪视,上挑的眼尾和薄红的眼皮氤氲着水光,秀气的五官和窄小的脸颊,艳红的嘴唇正被牙齿厮磨,露了点舌尖,倒像是勾人魂魄的精怪,叫人轻易被美色迷了眼。

阿云嘎低声闷笑,一股诡异的,突然升腾起的掌控欲执掌了他的动作,主宰了他的思想,他复又握紧那柱体,拇指轻轻刮蹭过那顶端,手指有技巧的轻捏,满意的得到了一声轻喘,带着点抖,人也蜷缩了起来...

 

【脑洞】【龙嘎晰】【灵异向】

灵异向脑洞,晰受,晰受,晰受

龙晰+嘎晰

占tag抱歉


想看没了记忆的孤魂王晰被嘎和龙施法捉进小纸人,有了肉身的王晰每天都被嘎和龙索取身体,每天都被射的满♂当,小腹微隆像是怀了孕,却因为体质特殊而每次都被完整的吸收进身体。


名义上是在补♂魔,却更多的是为了自己的私心,每天都在肏♂干着他们称呼为晰哥的人,性♂事上却偏爱叫那人王晰,让他躁红了脸却无法躲避,只能乖顺的在他们怀里被干到啜泣高♂潮不止。


当然,王晰成为魂魄的原因也是龙和嘎做的。【这句话一加感觉瞬间黑暗【x

2019-03-02 7 /
标签: all晰
 

【嘎晰】【慢热向】温温吞吞(1)

私设晰哥爱甜

圈地自萌,不上升蒸煮

ooc

第一章可能cp倾向描写得不是很明显,后面就好了【x


慢热

慢热

慢热

【强调x3


1.

王晰嗜甜。

节目录制偶有休息的时候便喜欢嘬着根棒棒糖在嘴里,牌子不限,但最常吃的还是不二家的草莓味,一天往往能下去半包,糖咬到后面在嘴里都碎成了渣,嘎嘣嘎嘣的声响,在安静了的休息室里格外的明显。

除了糖外便是各种甜味的水果或者是巧克力,巧克力吃的不多,极少才会吃上两块,它腻,齁甜,容易粘了嗓子,于是本来漂亮的低嗓唱起来便变得黏糊糊起来,带着更明显的气泡音,让人听着耳朵里发痒,恨不能动手掏两番。

水果一般都是时令,却也有过了时

2019-03-02 7 /
标签: 嘎晰
 

自剪


CP因为渣剪辑的缘故看上去更像是无差的感觉【但个人还是偏吃嘎晰的_(:з)∠)_


新手


以此视频献给我喜欢的这对CP


【以防万一还是说下,视频的标签请不要打两位蒸煮的名字,感谢配合

 

【嘎晰】翅(2)

2.

吊了一晚上盐水后发烧好了差不多,王晰难得犯了懒,人已经清醒却并不想动,虽然输液室的座椅并不舒服,但却是这几个月来难得睡得舒适的一次,他听见耳边传来轻缓地呼吸声,不知道是哪位工作人员陪他来了医院。

在梅溪湖渡过的一百多天像是个“魔鬼训练营”,每一次的演唱与排练都逼着36个人挑战新的高度,他们这几个比较成熟的“老人”还好,几个比较年轻的孩子就容易受苦,偶尔休息室碰到他们都是一副皱着脸的样子,王晰瞅着“碍眼”,偶尔会临时充当“导师”的角色,给那些孩子指导一下方向和曲目。

在众人眼里沉稳和内敛的他在与其他人聚一起的时候就像是褪去了那层“生人勿近”的壳,打游戏玩网络词语手到擒来,玩起年轻人爱...

1/2
1
 
2
 
© 藤椒手撕鸡|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