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椒手撕鸡

冷圈
偶尔写写文

【绣春刀2】【沈裴】人画猫(1)


有些慢热,第一章没啥感情发展就先不打tag了

私设沈炼复职仍是百户,部分设定与原作有出入

大概ooc


——————————————————————

沈炼第一次得到北斋先生的画,是净海大师在某日寻出来赠与他的,说是见他仍然对往事郁结在心,希望这北斋先生的画可以让他内心静些,免得总被那些过往绊住 。
对于喜爱收藏的人来说,北斋先生的画的妙处他们可以说得头头是道,例如北斋先生的画风清冷细腻,景物错落有致,着色都喜欢采取略淡的青色,特别在绘出的山林中偶添几笔小动物,更是显出几分幽静之意。

北斋先生喜好对比,因此动物一直为他作为林间景色陪衬,动物常见的多为熊猫,虽是黑白,倒将神态捕捉十分相似,画上所有均由画笔一笔勾成,无拖沓,无磕绊。
而对于沈炼来讲,他只从画中感受到了宁静之意,从一笔即成的画峰他只能粗略的感觉出北斋先生这人,倒是意外的果决坚定。
后来沈炼机缘巧合得知了北斋的真实身份,竟是一名女子,又因此女子被卷入了一系列事情,这些倒可暂且不提,等到这些关于北斋的事情通通过去后,复了职的沈炼找到已在杭州隐下来的北斋,请她帮忙作幅画。
“就画我那个屋子吧,黑色的,瓦片檐,有前廊,还有两只猫。一只黑的,一直黄的。”
“我记得,你不是只有一只猫吗?”北斋停下了研墨,她抬眼看着沈炼,从诏狱出来不久的男人仍是白着一副脸,只是淡淡点了下头,“我从前养过只猫,好吃,不愿动,刚养的时候总是喜欢拿爪子抓我,后面它有天回来的时候不知怎么受了伤,我治好了它,那时起它便一直爱粘着我,每天也给我叼来不同的东西,可惜后面的时候,它又不见了,我倒再也找不着它。”
北斋知晓沈炼虽然面冷,但却意外喜欢小动物,猫更是他的心头好,那只黄猫倏地没了踪迹,虽然过去很久,但沈炼心里仍是挂念,便说道:“你两天后来取这画吧。”说完北斋拿笔沾了下墨,在画纸上落下第一笔。


沈炼迟了三天才来取这幅画。

拿到北斋给他的画沈炼就急匆匆地走了,他碰上了个大案,死者是杭州当地有名的大户人家东员外最受宠爱的小儿子,这案子本不用沈炼出马,奈何大户人家向官府施压,更是在听说了沈炼的名号后指名要求他出面接案,于是沈炼的上司在跟沈炼商量后便代替沈炼出面承了这案子。


这案子东员外那边催的急,北镇抚司也拼了命的在查,沈炼接过下属递来的报告,粗扫几眼便放下了。这东员外的小儿子死的蹊跷,身体表面看不出伤,仵作验了尸告知他死因是脏器破裂外加积毒爆发,而据东员外所说,他的小儿子身体十分健康,平时就有在习武健身,更别提毒这回事了,家里都有专人检测,不可能成功。

沈炼询问了死者周边的关系圈,除了几个狐朋狗友就是家人,关系明朗通透,令人无处下手。


然而事情的转机来的十分巧合。

那天沈炼十分难得的突然馋嘴起了街口的糯米糕,他换上常服,将绣春刀用布裹着背在背后,在门口设下小巧的机关便出了门。

褪去了锦衣卫服的他走在这人群中也不过是一个面容有些肃冷的青年,街面挤而长,熙攘的人群从他身边不断走过,总是会与沈炼发生些肢体碰撞,沈炼一边小心躲着人群,一边艰难的挪到卖糯米糕的摊点,正要开口倒看见了熟悉的身影。

“裴百户。”

“嘿——谁啊?你认错——”裴纶从摊子前转过身,看见沈炼站在他的身后,顶着那副熟悉的、没有情绪波动的脸,静静地盯着他,可裴纶偏偏从那张脸上读出了欣喜。

嘿这可真是,太阳西边出来了?

过去的南镇北司的裴百户,现在的从断桥死人堆逃出生天的裴某人想道。


评论
热度(5)

© 藤椒手撕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