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椒手撕鸡

冷圈
偶尔写写文

【谷菊】冒险+1

把以前写的文改了改套在谷菊上
ooc



老菊手里拿着地图,他走上几步就拿出地图对照方向,防止在这迷雾森林里迷了路。
那个卖给他地图的商人告诉他,这张地图指向的终点,是一个传说拥有巨大宝藏的宫殿,而这宫殿里,又有一头远古巨龙在看守。

“那头黑龙很厉害,据说它轻轻的一个吐息,就可以直接让人浑身烧灼起来,连灰都不剩;而它睁开眼睛看着你的时候,你还没意识到发生什么,就已经死了。”商店老板捻捻胡须,又告诉老菊:“你知道有多少人从我这买走了这张地图吗,数不清!但是这张地图最终却还是回到了我这里,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那些人死了。这张地图上被我下了特殊的禁制,持有者一旦死亡,就会自动回来。”

老菊刚刚付完钱,他听到老板这样说,顿时以一种复杂的目光看着手中的地图。

“没事。我贼小的时候家里人就给我找过预言家算过,说我能祸害到一百多岁,”老菊咧开嘴笑,”好不容易从学院里出来,闷了这么多年,我也想挑战下刺激的事情,死不死,还是得看运气。”

老菊拿起墙边的长剑,”更何况,”他说道“我可是幕日里学院的太阳骑士。”
 
老菊在这个迷雾森林里走了多久,他自己没有计算过,也没有确切的时间可以知道,放眼望去,视线里全是雾。
森林里浓厚的雾挡住了一切外部光源的照射,却又自带照明一般发出微弱的光亮,可以照到的范围极其有限,却弥足珍贵。

老菊借着光亮依照地图指示的方向前进,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到处乱跑,按着地图上画出的路线长度,他就快到出口了。
不过这么点亮光再这么看下去,自己的眼睛就要瞎了。
老菊摸向口袋,无奈的撇嘴。
如果不是火柴湿了,就不会看的这么费劲了。
 
自己带着的火柴在刚来这森林的时候,因为浓雾导致没看清脚下的路,”扑通——“一声掉入了一个小水潭中,等到老菊挣扎着上了岸,想找出火柴点燃树枝取暖,结果痛苦地发现火柴连带火柴盒全湿了,滴滴答答地滴着水。
火柴是不能用了。

为了防止寒冷以及生病,老菊脱下衣服拧干水,抖开挂在边上的树枝上,另一手手心窜起一团小火球,手缓缓贴近衣服,上下移动烘烤着,温暖的橙色火焰蒸腾着衣服上的水,很快衣服就全干了。
老菊将火焰扔向脚边的小树枝堆里,看到树枝渐渐燃烧发出噼啪的声音,他立在火堆边穿上衣服,火焰带来的温度透过衣服传到全身,老菊终于可以放松地坐在地上,左手揉压太阳穴揉去那阵使用魔法的晕眩感,从学校毕业后他已经很少再感受到这种令人不舒服的感觉,这会令他会想起他的导师。

他修习的是武斗,强调的是身体的强化和战斗,法术这一块相对来说用的不是特别多,所以他只学了些最基础的法术,就止步在初级水平而没有继续进修,他的法术水平一直保持在能通过年末考核最低标准的程度,平时也尽量避免使用。而另一方面,老菊发现,他一旦使用法术,就会出现轻微晕眩的症状。
大概是他跟法术天生犯冲吧。

虽然现在的大陆上已经有很少人再使用武斗了,就连老菊的那个班也是在明年就要被取消,但老菊还是很高兴可以不用法术。
毕竟拳拳到肉才是打架的愉悦。
 
终于走出迷雾森林,老菊叹了口气。
过了迷雾森林,再翻过一座山,就到了那个藏宝宫殿,老菊迎着朝阳舒展筋骨,找了个干净点的石头就准备躺下,然后被突然蹦上肚子的重量砸得哎哟一声跳起来。
 
一只纯黑的猫挂在他的外套上“迎风飘荡”,爪子死死嵌入他的外套,不是衣服挡着他怕是肉也被刮下来,老菊小心翼翼地把猫从衣服上“抠”下来,然后开始和猫大眼瞪小眼。

评论

© 藤椒手撕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