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椒手撕鸡

冷圈
偶尔写写文

【狄尉】5+1次  


1.
狄仁杰第一次见到尉迟真金的时候,要比那场祭祀活动还要早些。
那日他人刚从大牢里放出,身上布满了还未好透的新老旧伤,脸上泛着灰败,配上眼下两抹乌青,倒像是个孤魂野鬼被生生拽回人间,牢里的狱卒看着觉得瘆人,问同伴讨了件破旧衣裳,盖在了狄仁杰身上,才把他身上那件囚服带来的死气给压下不少,带了点生气。
 
狄仁杰抓着那件外衫的领子,一步一步的,缓缓走到了街市上。
牢里昏暗不知天日,日夜不分,仿佛时间停驻般让人极易失去时间的观念,狄仁杰未曾借用工具刻下横竖,只得从周遭群众中询问。正待他要向路人询问时,远处的一阵躁动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当今世上身着紫色品服的官员不算多,而那大理寺卿已占了其中一席,墨色披风覆着紫色短打,官帽遮不住的标志性红发与碧色眼眸让他知晓了来人的身份,狄仁杰看着他领着护卫队穿行过街市,引起民众纷纷跪拜,才恍然惊觉现已是到了二圣出行祭扫的时间。
尉迟真金绷着一张脸,披风随着马匹的动作而轻微晃动,碧眼扫过跪拜的群众和正兀自站立的狄仁杰,眼睛一瞪,正要开口就被下属打断。
狄仁杰年幼曾有奇遇,从一无名武人那里习得些武功招式和辩读唇语的能力,虽然武功没怎么练成,只能用做平日强身健体用,但读唇语却是数一二的好。
狄仁杰读出大概,思绪百转,装做害怕模样忙不迭低下头也跪了下去,尉迟真金只当是这样似乞丐的人被他刚才一眼吓得不敢抬头,就收回视线继续与下属交流。
他整个人沐浴在阳光之下,面上神色却是凌厉又威严。

评论

© 藤椒手撕鸡 / Powered by LOFTER